太阳娱乐登录-首页

热门关键词: 太阳娱乐登录,太阳集团娱乐网址8722

骗得工伤赔偿款高达95万元

图片 1

湖南省醴陵市检察院办案检察官在一起研讨这起“工伤碰瓷”诈骗案。 郭秀峰 摄

法治周末记者 刘希平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郭秀峰 黄卫国

4名来自重庆的矿工结伙四处流窜,到小煤矿应聘,故意制造工伤事故并在送医后拒绝接受系统治疗,以此迫使煤矿主拿钱了难。不到3个月时间,4人先后在云南、河北、湖南实施作案,骗得工伤赔偿款高达95万元。

6月28日,经湖南省醴陵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赵申艮、赵月林、龚存斌、赵声发4名被告人因诈骗罪,被醴陵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至三年不等,并各处罚金三万元至一万元不等。

那么,这4名矿工又是如何通过“工伤碰瓷”,来敛取不义之财?随着该案件的一审宣判,他们的一些作案细节也慢慢地浮出了水面。

图片 2

组团实施“工伤碰瓷”诈骗

重庆市巫山县是我国南方一个煤炭资源较丰富的县。由于当地煤矿遍布,家在巫山县的赵申艮做过多年的煤矿工人,他对煤矿管理十分熟悉,并且曾经调解过工伤事故。

因为职业习惯和调处过煤矿工伤事故的经历,赵申艮认为私人承包的中小型煤矿由于投入较少,安全生产设施普遍不完善,特别是随着煤矿安全生产整顿后,一般每班从事采煤作业的工人较少,发生工伤事故后,煤矿主往往选择息事宁人,私下赔钱了事。组团制造煤矿“工伤”事故,诈骗煤矿主钱财,便成了赵申艮的一条发财捷径。

因此,在巫山县当地煤矿大批整顿关停后,喜欢赌博又欠下一大笔外债的赵申艮,便纠集当地失业矿工赵月林一起,打算炮制工伤事故以骗取赔偿款,赵申艮的外甥龚存斌和一起做过煤矿工人的赵声发及雷邦斗、冯学保也加入该团伙,这群人开始流窜各地作案。他们多次前往湖北、湖南、陕西、河北等省份,专盯中小煤矿下手。

这几人分工明确,经常是四五个人合伙作案。由雷邦斗等人负责踩点,先期通过招工方式进入所确定的诈骗对象,稍事稳定并了解到该煤矿仍需招聘工人后,立马联系团伙中的“伤员”假装应聘进矿工作。赵月林一并通过应聘进矿,负责指导“伤员”假装负伤。再由赵申艮代表家属与矿主谈判索赔。

为获得逼真的受伤效果,团伙中的“伤员”通常会在矿井里故意擦碰出一些伤痕,“有一次假装摔倒,砸到矿车上差点丧命”。曾在煤矿工伤诈骗中扮演过“伤员”的龚存斌交代。他们甚至成功骗过了医生——“伤员”把头偏到一边,照CT时会显示重影,导致医生误判伤情。由于伤者身体皮下淤血,又坚称自己偏瘫。医生拿不准其是否神经受伤,只能以伤者描述为准判断伤情。

“一旦诈骗得手,共同参与当次诈骗作案的成员便将所骗的赃款扣除车费及日常开支后进行瓜分,担任煤矿工伤诈骗‘伤员’一般会视诈骗金额多分得几千元到数万元不等。”办案检察官李柏桃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

据被告人交代,起初在流窜全国部分煤矿主产区实施“工伤”诈骗作案时,他们定的诈骗索赔金额一般是一两万元。后来,随着作案手法越来越娴熟,加之他们发现被骗煤矿无一家报案,更是一发不可收拾,索赔金额也从1万元提高到数十万元不等。

图片 3

三个月三地诈骗近百万

2018年9月,赵申艮、赵月林、龚存斌和雷邦斗准备再次以伪造工伤事故的方式实施诈骗活动,由雷邦斗选择实施诈骗的煤矿,龚存斌扮演受伤工人、赵月林扮演工友、赵申艮以亲属名义向煤矿索要赔偿。

2018年9月初,雷邦斗到湖南省醴陵市某煤矿踩点先行进矿务工,后又介绍赵月林、龚存斌二人以务工名义应聘进矿。同年9月9日,龚存斌、赵月林二人在煤矿井下作业时,龚存斌故意从高处摔下而后假装陷入昏迷状态,由赵月林通知矿上其他工作人员将其送往医院治疗。

煤矿矿主刘某获悉后第一时间赶到医院,得知龚存斌颈椎错位,身体左侧瘫痪无知觉。在医生建议下,刘某将其转院至株洲一医院进行治疗。转院后,刘某通过赵月林联系上龚存斌的舅舅赵申艮。赵申艮提出私了,要求公司一次性赔偿人民币40万元。同时,龚存斌拒绝做手术,甚至采取拔针管、绝食等行为抗拒治疗。刘某无奈,只好与龚存斌签定赔偿协议并一次性赔付了40万元。诈骗得手后,除租车等花费1万元开支外,龚存斌分得赃款112500元,赵申艮、赵月林、雷邦斗每人各分得92500元。

2018年11月,这一伙人在河北省邯郸市故技重施,冯学保先到峰峰矿区某煤矿踩点,而后通知赵月林、赵声发应聘至该煤矿上班。11月9日,赵声发在进行采煤作业时,假装被石头砸伤,而后假装陷入昏迷。在医院治疗时,又故意装病,待医院给出病情有可能严重的结论后,被告人赵申艮再次以亲属名义向煤矿提出高额索赔,共骗得40万元。除去费用后,赵申艮、赵月林、冯学保各分得95000元,赵声发分得115000元。

2018年10月初,赵申艮、赵月林和冯学保等人又在云南富源县某煤矿骗得该煤矿15万元。除去费用后,赵申艮、赵月林均分得45000元,冯学保分得55000元。

“偏瘫”矿工学驾照露出破绽

2018年11月初的一天,老家在重庆的上述煤矿主刘某回到老家,多方打听龚存斌的情况。几经联系,刘某了解到龚存斌当时正在其老家重庆巫山县一所驾校学车,看上去很健康。此外,刘某还通过当地朋友了解得知,替龚存斌出面处理工伤事故的赵申艮,不仅还清了所有债务,还准备在重庆巫山县承包一家茶楼。此前与赵申艮一起在巫山当地煤矿务工的赵声发,前两年家中建房欠下的十余万元欠款也在几个月之内全部还清。

感觉上当受骗后,刘某立即赶回醴陵市并于11月7日向市公安局报案。警方接警后,迅速派员到重庆巫山县对龚存斌的情况进行调查,经调查发现,龚存斌回到重庆巫山县期间不仅考了驾照,还可以骑摩托,根本不像此前受过严重工伤的人。有证据证明刘某可能遭遇了“工伤事故”诈骗团伙,醴陵市公安局遂奔赴重庆巫山、贵州等地,分别将赵申艮、赵月林、龚存斌,赵声发抓获归案。

由于该案涉及犯罪嫌疑人较多、涉案地域较广,案情异常复杂,获悉公安机关进行立案侦查后,醴陵市检察院立即组成专案组提前介入,引导公安机关进行侦查取证。公安民警频繁往返重庆、贵阳、郑州、邯郸等地,行程上万公里,最终确定涉案嫌疑人的基本情况及活动规律,最终一举将龚存斌、赵声发、赵月林、赵申艮等人抓获归案。

案件移送至检察院后,醴陵市检察院第一时间依法作出了审查逮捕决定并引导公安机关加大侦查取证力度,尽可能地做好追赃挽损工作。

2018年12月20日,醴陵市公安局依法冻结被告人赵申艮涉案赃款25万元、并分别扣押了赵月林、赵声发违法所得22500元、49800元。案件审理期间,赵声发的亲属通过醴陵法院退赔给被骗的河北峰峰矿区某煤矿违法所得65200元,得到该矿谅解并出具从轻处罚意见书。

4月9日,醴陵市检察院一方面依法将该案向醴陵市法院提起公诉,另一方面督促公安机关加大了对当时尚在逃的两名同案犯雷邦斗、冯学保的追逃力度。

法院经开庭审理,于6月28日依法以诈骗罪分别判处赵申艮、赵月林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各处罚金三万元;判处龚存斌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一万元;判处赵声发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一万元;对公安机关冻结的违法所得共计387500元返还给各被害单位,并对尚未退缴的违法所得予以继续追缴。

另据了解,醴陵市公安局经启动网上追逃程序后,该案的另外两位涉案犯罪嫌疑人雷邦斗、冯学保已先后于6月被抓获并提请醴陵市检察院予以批准逮捕,检察机关亦依法作出批准逮捕决定。

矿主用工不规范

矿工碰瓷频频得手

“这是一个典型‘工伤碰瓷’,以苦肉计骗钱,涉嫌诈骗罪。这个案件案发有偶然性,因为受骗者发现‘工伤事故’伤员出院没多久就在学驾照而怀疑受骗。最后证明对方果然是钻了工伤的法律漏洞。”李柏桃说。

根据劳动法,职工在生产劳动或工作中负伤,属于工伤,由用人单位赔偿。如果用人单位缴纳社保的,则由社保基金赔偿。实践中,如果社保未缴,则由用人单位赔偿。就如本案,第一天上班就“工伤”,社保还未缴纳,加上对方私了的赔偿金额,比法定工伤赔偿金额低,故用人单位自认倒霉赔偿了事,却不知一切都是套路。

“‘工伤碰瓷’一般是团伙作案,有受伤者、谈判者,甚至还有掌握一定医学专业知识的人员参加,他们对工伤理赔的流程与数额熟门熟路。”参与承办本案的醴陵检察院公诉局局长何秋花对记者说。

法治周末记者在采访中获悉,这种类似的“工伤碰瓷”有几种类型。一种类型是上下班,找熟人制造交通事故,然后进行工伤理赔。一种类型是在无人监控或仅有团伙成员在场的地方自己制造受伤。

“这些都是‘苦肉计’,容易得到同情与赔偿。这种事故一般在上班后数天或者数月内发生,之后提出私了解决。而案发基本是因为在其他地方有过类似事故,偶然发现。”李柏桃说。

李柏桃提醒,安全生产单位要提高警惕,予以重点监控,发现可疑工伤,不要私了,而是走正规的工伤认定程序,进行调查,以及在劳动能力鉴定后在进行赔偿,如此碰瓷者则会知难而退。

据参与承办此案的醴陵市公安民警周敏透露,赵申艮等人屡次作案得手的原因与其熟悉煤矿工伤理赔程序,团伙之间协作配合有关。

与周敏一起参办此案的民警介绍说,一开始,办案民警看了医院照的X光片等材料,龚存斌确实受了伤,而每次“伤者”在医院接受检查时,由于不配合,医生对得出的初查结果也无法排除严重受伤的可能性。由于初步检查结论无法排除可能性,诈骗团伙又抓住了中小煤矿矿主用工不规范、不想曝光、出了事故后选择息事宁人的心态,才屡屡得手。

据了解,多名被告人先后向办案民警和承办检察官交代,该团伙先后多次在湖南、河北、云南等煤矿较多的省份作案,在联系发案地的警方协查时,发现却无一煤矿矿主报案。而本案唯一选择报案的矿主刘某要不是听人说起龚存斌回家没多久就在考驾照也绝不会怀疑上当受骗,那么,龚存斌等人还将继续上演“工伤事故”诈骗骗局。

案发后,公安机关根据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向被骗煤矿了解情况时,除本文披露的3家煤矿积极配合侦查外,另外被骗的煤矿认为被骗金额不大,对公安的调查取证均不予积极回应。

“如此一来,因相关证据链不完整,只能就能查实的3次工伤诈骗依法追究相应刑事责任。”李柏桃如是说。

本文由太阳娱乐登录发布于社会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骗得工伤赔偿款高达95万元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